Home 好书推荐 (无弹窗)曲沐珂牧时瑾小说

(无弹窗)曲沐珂牧时瑾小说

曲沐珂牧时瑾

曲沐珂牧时瑾

作者:佚名

主角:曲沐珂牧时瑾

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

《曲沐珂牧时瑾》小说试读

习武这事,还要从云安侯府的大小姐,曲玉说起,曲玉生来就体弱多病,大夫都说活不过十岁,后来一个江湖游医来说需要找一个命硬之人代替她的命格,给她挡灾,若是能养到十六岁,就没事了。

而原主,就是那个命硬的孩子。

十年来她虽然被养在嫡母身边,和嫡女住在一起,却只能是曲玉的丫鬟,从来没有一刻有自己的自由,从小到大,她都不能生病,也不能吃药,为了防止她生病,云安侯夫人就专门给她请了师父教她练武,而在曲玉及笄的那天,她阴差阳错遇到了摄政王府的二公子牧时年,牧时年也对她一见倾心,但是却被曲玉知道了,原主才被心甘情愿地利用。

唉,原主也是命苦,以为要脱离苦海了,谁知牧时年性格软弱,也不是个良人。

“别废话那么多,你就说你答不答应,我给你治病,你给我自由。”

曲沐珂把他扶起来靠坐在床上,方便两人说话。

“你有多少把握?”这次,他的语气十分认真。

曲沐珂想都没想,“十成。”

有强大的芯片在手,她要是还救不回牧时瑾,自砸招牌得了。

“十成?”牧时瑾惊讶了,“你可知就算是太医令来了,也不敢打包票说能有十成的把握。”

曲沐珂又呲他一脸:“爱信不信,不信拉倒;你要想死,我会拦着。”

牧时瑾:“……”

意思是只要他不寻死,她就什么都不管咯?

他的世子妃,可真是个妙人儿。

牧时瑾提醒道:“你嫁过来不可能和离,我也不会休妻。”

在大燕,只有男方身体有疾不能生育或者犯了大错女子才能和离,第一条忽略,第二条,呵呵,天家的男人会有错?

就算有也只会劝女人大度!

“我知道啊,我只是想要相对来说的自由,比如我出门你不能干涉我,还要帮我圆着,在外面你也要给我面子,一致对外,我出去干什么你有权知道,但是没有权利干涉,同样,我也是如此。”

“至于纳妾什么的,只要你别让她们来恶心我,你自己也别来恶心我就行,我作为你的救命恩人,这点要求不过分吧?”

最后,曲沐珂还不忘嘲讽一波,

“太医令给你治了这么久都不见好,反而越拖越严重,你不会真的觉得是太医院无能吧?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?”

牧时瑾:“…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曲沐珂眨眼:“我说什么,世子不是都听见了吗?”

牧时瑾愣了一下,随即哈哈大笑,这个世子妃还真是对他胃口!

“你的提议,我答应了,不过有一点,我不会纳妾。”

曲沐珂看过去,明显是不信。

男人不偷吃,母猪都会上树。

现代的男人都做不到,何况他还是皇家的人。

“我牧家的传统,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。”

曲沐珂:我就快把不信写脸上了。

牧时瑾:“……我父王不算。”

“所以,世子妃现在可以给我解开了吗?”

曲沐珂颔首,又上前给他扎了一针,几乎是瞬间,牧时瑾就感觉到力量从心口涌回四肢了。

不过,他还没来得及高兴,心口又传来一阵绞痛,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,嘴唇更是发紫,一口腥甜涌上来,被他使劲压下。

曲沐珂瞳孔一缩,连忙去切他的脉,同时开启芯片扫描,“衣服脱了,躺好。”

这芯片是高科技,不仅能辨毒,还能提供最合适的治疗方法,看完之后曲沐珂只觉得:这毒,真是狠啊!

下毒的人更狠!

她拿出刚从浴房顺过来的针包,准备施针,

牧时瑾苍白的脸颊闪过一抹促狭,眼底隐隐有些兴奋,“原来你喜欢这个调调,要不你还给我撕开?”

“还能皮的起来,看来也不怎么严重嘛。”

曲沐珂接连摁了几个穴位,每摁一个,牧时瑾都闷哼一声。

曲沐珂最终还是把他碍事的衣服给撕了。

“娘子一会儿记得轻些,为夫身子不好。”

要不是场合不对曲沐珂都想掐死他,

这小破路开什么车?

“不想死就老实点!”

牧时瑾眼底兴奋之意更甚,“那要看怎么死的了,如果是牡丹花下死的话,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“闭嘴吧!”

银针往灯上过了两下,就迅速往他身上扎去,不多会儿,牧时瑾身上就密密麻麻扎了不少针,针尾银光发亮,跟个刺猬一样。

牧时瑾疼得脸色发白,“看来今晚是不能洞房了。”

曲沐珂又拈起一根针,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,

“你再皮,信不信我让你一辈子都洞不了房?”

“……”好吧,这个威胁还是挺管用的。

曲沐珂的耳边终于清净了。

施针是一件费神的事情,最后一根针扎完,曲沐珂已经很困了,又等了一刻钟,她才拔了针,让牧时瑾起来,然后闭着眼睛,一掌拍在牧时瑾背后。

“噗!”

牧时瑾再也忍不住,一口黑血喷出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意识消散之前,他满脑子都是:她在伺机报复!

曲沐珂:没错,我就是在伺机报复!

搞定了之后,曲沐珂也困的不行了,翻身爬进了床里面,睡着了。

翌日一早,曲沐珂睡得正香,就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,“三小姐,你怎么了,就算你喜欢二公子,不想嫁给世子,也不能做出谋害世子这种事情啊,世子他要是没了,咱们……”

话未说完,床帐就从里面被掀开,露出牧时瑾阴沉的一张脸,“本世子要是没了,就怎么了?”

曲沐珂也阴沉着脸,呵斥道:“冬青,大姐怎么教你规矩的,我跟世子的新房也是你能闯进来的吗?!”

“世,世子……三小姐……”

见两个人都好好的,还从一张床上醒过来,两个人衣服都还是凌乱的,冬青惊叫了一声,“三小姐,你明明喜欢的是二公子,怎么,怎么能跟世子……你这样二公子怎么办?”

曲沐珂还没说话,牧时瑾就先黑了脸,

“放肆,主子的事,也是你能随意编排的吗?”

冬青立马跪下,连连磕头,“世子,求您放过三小姐吧,她真的不是有意要上花轿的,她喜欢的明明就是二公子,要是没有二公子她会活不下去的!奴婢死不足惜,可是三小姐待那奴婢恩重如山,奴婢不能不管三小姐啊!”

牧时瑾额头隐隐有青筋暴起,因为激动,剧烈地咳嗽了起来,曲沐珂连忙伸手给他顺气,然后下床,

抬手,

啪,

一个巴掌甩了上去。

还没等冬青反应过来,另一边脸上也同样挨了一巴掌,直接把冬青甩懵了。

记忆中三小姐是最软弱的,她是大小姐给三小姐的,三小姐对她向来礼敬有加,现在竟然打她!

“来人!”

蕴玉轩外面守着的丫鬟连忙推门进来,方才听见里面的动静,都吓得魂飞魄散的,赶紧找人去禀报王妃了。

“这个贱婢一大早闯进新房顶撞世子,拉出去,打三十大板!”

小说《曲沐珂牧时瑾》 第四章 试读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