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好书推荐 姜与童陆明湛

姜与童陆明湛

循循善诱,引禁欲佛子坠神坛

循循善诱,引禁欲佛子坠神坛

作者:岁月是颗孤独草

主角:姜与童陆明湛

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

《循循善诱,引禁欲佛子坠神坛》小说试读

姜与童今年二十六岁,研究生毕业,在临市最好的私立高中做数学老师。这所高中很有名,清华北大录取率全省排名第二。

学校周围的小区非富即贵,想在这附近买房是奢望,所以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公寓,一室一厅,四十多个平方,干净清爽,每月房租三千五。

她十四岁和母亲一起来到临市生活,两年后母亲再婚,她那时刚上高中,正好住校。

她一直觉得这样也挺好,母亲有了新的生活,她自己也一样。

继父是临市一所初级中学的校长,母亲当年从海城来到临市便进了这所初中当老师。两年后,母亲和继父组建了新的家庭。

与童的性子一向沉稳,和母亲在一起,很多事都是她来拿主意。所以当初母亲试探着问她,自己能否再婚时,与童便笑着为母亲送上了祝福。

但只有她自己知道,那时她的心里有多么难过,爸爸从此以后便只是她自己的爸爸,不再是妈妈的什么人了,他们的家永远的破碎了,没有再修复的可能。

她的继父姓江,江河湖海的江,和她的姜同音不同字,但总比别的姓好,起码说起来的时候,也是沾亲带故的。

下了班,与童一边往家走,一边琢磨着给哥哥江允程打个电话,让他帮忙打听一下海城那边的情况,她想去海城看看爸爸,查清楚当年的真相,这个念想已经在她心里生长了十二年,如今已经从幼苗长成了参天大树。

哥哥江允程是继父的儿子,比与童大三岁,江允程从小便不喜欢学习,江父做出诸多努力,最后都付之一炬。这也是江父最大的悲哀,教书育人,育不了自己人。

“哥,你在哪儿?”

“与童,我在会所。有事吗?”

“上次托你帮我问海城那边的情况,有消息了吗?”

“目前还没有,我也托了几个朋友打听,但我的朋友都够不上这个等级,打听不到任何消息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谢谢哥。”

与童有些落寞,刚想挂掉电话,又听到江允程说:“有一个人倒有可能了解到,只是我说不上话,是我们会所老板的客人。”

与童的心里突然又燃起了希望,“那可以请你们老板帮忙吗?”

“与童,你也知道,他们都是生意场上的朋友,大部分都是利益关系,我不确定老板肯不肯帮忙,我只能去问问。不过那人今天就在我们会所,他若是能帮忙,很快就会有结果。”

“那我等你消息?”

“好。”

与童回到家里,坐在沙发上,手里握着手机,连做饭的心思都没有。下个月是爸爸的生日,她希望在那之前他们可以父女相见。

她不知道哥哥能否找到人帮忙,可听哥哥的语气,希望很渺茫。

与童不禁想起小时候,她和父母生活在海城,母亲是中学老师,父亲开了一家建筑公司。后来父亲的公司越做越大,在她十岁时,父亲已成为海城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家。

时光荏苒,转眼已过去了这么多年,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天。后面的事,她不敢再想下去,那是她多年以来的噩梦,挥之不去。

她想了想,与其在家里这么干等下去,不如去会所找哥哥再商量商量,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。

与童穿上大衣,往门外走,一边走一边在手机软件上叫车。

她住的地方离哥哥所在的会所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,与童上次来会所找他还是在两年前,那时她刚研究生毕业,回到临市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哥哥,让他请客吃饭。

与童进了会所,这是一座独栋的五层大楼,一楼大厅装修得高贵典雅,每一块地砖,每一个摆件都恰到好处。

大厅里还摆着一架钢琴,她从旁边走过,一打眼便知道那是一架贝希斯坦钢琴,钢琴中的王者。

她怕江允程在忙,便没有直接打电话。

走到前台,问那个穿着旗袍的漂亮女孩,“你好,请问江允程在哪里?”

“在楼上,不过他现在很忙。”

“那我在沙发上等他一会儿,谢谢。”

她坐下给江允程发了个消息,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会所,让他不忙时来见下面。

几分钟后,江允程就从电梯里出来,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与童,几步走了过来。

“与童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哥,我过来看看,还想和你商量一下其他办法。”

“我问过老板了,他说帮不上忙,那人向来阴晴不定的,他不想去招惹他。”

“他是什么身份,知道吗?”

“具体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政商两界都有背景。”

与童点点头,这样的人确实不好接触,况且他又有什么理由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去打听一个罪犯的情况呢?

与童收起失落,笑着对江允程说:“哥,你去忙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江允程看着与童弯弯的眉眼,心里突然想起刚见到与童那年,他因为不肯复读高三而被父亲拿着衣架追着打,是这个十六岁的女孩站在了父亲面前,说人各有志,不要强求。

“与童,再等等。”

江允程准备再给老板打个电话,还没等拨号,恰巧看到老板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

会所老板四十多岁的年纪,身材有些发福。

江允程忙走过去,“老板,之前跟您说的事,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?”

老板没有看江允程,而是把目光放在了与童身上。

“这就是你妹妹?”

“是的。”

与童向老板点点头,“您好。”

老板又仔细打量了一下与童的身段,“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与童不会不懂会所老板的意图,但还是慢悠悠的问:“是什么办法,您请说。”

“我们那位客人本事很大,但毛病也很多,就看你能不能搞定他了。”

“请您给指个方向。”与童客气的说。

“程子,拿瓶红酒让她送进去,试试运气。酒算我的,别说我没帮你。”

他说完转身就走了,没给江允程和与童任何发言的机会,做不做就看他们自己。

江允程看向妹妹,“与童,你回去吧,他们不好招惹。”

与童站在原地没有动,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“哥,你说我今天好看吗?”

江允程没反应过来,点点头,“好看,你一直都很好看。”

与童抬起头,微笑着说道:“哥,帮我去拿瓶酒吧,你们老板送得出手的那种。”

小说《循循善诱,引禁欲佛子坠神坛》 第1章 姜与童江允程当年的真相 试读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