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好书推荐 《明宝斐然》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明宝斐然小说全文

《明宝斐然》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明宝斐然小说全文

明宝斐然

明宝斐然

作者:佚名

主角:明宝斐然

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

《明宝斐然》小说试读

“我很少经历过这样一个如此热烈的夏天。它如此迷人,如此光芒四射,从我身上扫过,就像浓郁的葡萄酒弥漫在我心中。”

-不知道见了什么鬼,今年的香港热到诡异,听闻内地的温度要凉上许多,这让即将出发的商明宝心里有了一丝丝快慰。按以往,她现在该在北欧或南欧的哪个庄园里消暑,对于去内地过夏令营一事,她实在提不起多少兴趣,却又不得不去。

事情的起因,是拥有悠久历史的女子私校与香江对岸的学校合作办夏令营,商明宝便也和内地的一个女高中生结成了搭子。她并不知道这个夏令营是她母亲温有宜牵头赞助的,目的只是为了让她多接触真实的、圈子外的生活和世界。在队友的安排与挑选上,自然也是有过一番功夫。

宾利在香港深水湾山顶等了许久,司机耐心等候在一旁的树荫下,听着不远处的央求声。

“这个一定要带的,妈咪,球包怎么可以不带?”

巨大的黑色球包简直要比她人还高,因为拉链没有完全拉拢,银灰色的碳素杆头在烈日下闪闪锃光。

另一道女声问:“你可以带,但你上哪里去找高尔夫球场呢?”

“……”

司机与身边的女管家互相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,不敢上前去劝,纷纷选择了眼观鼻鼻观心。

三**要去内地小住且不带任何管家佣人一事,让全家上下都意外且慌乱,光收拾行李一事就进行了两个星期。因为身体缘故,商明宝自小不能做什么激烈运动,唯有打高尔夫一事还算让她钟情。听闻那里没有高尔夫球场,她抱着球包的脸委屈地垮了下来。

“babe,我希望你明白,你是去过夏令营的,不是去度假的,好吗?”母亲温有宜温柔耐心:“不可以带这么多东西去别人家,你是客,客要随主便。”

商明宝不是娇纵娇蛮的性子,听了她母亲的循循善诱,她抱着球包誓死不从的劲道渐渐松开。

温有宜送她到车边,理了理她在耳后抿得齐齐的长直发,“到别人家里要乖,不过还是开心第一要紧,照顾好自己身体,有事就给我或者苏菲打电话。”

苏菲是商明宝的专属管家,从她牙牙学语起就开始陪伴她,这一次她将陪她一同过去,帮她安顿好后便回来。

听到这句话,苏菲应了一声,让温有宜放心,内心却腹诽夫人真是狠得下心,怎么就肯让三**一个人离家?三**固然是在空中楼阁天真地长到了这么大,但谁规定人一定要认识世界的那一份真呢?

上车前,商明宝依依不舍地跟她母亲拥了拥,赴港口过关。

如果是以前,她当然是坐直升机前往宁市的,这样比较快。但今天,她不得不乖乖前往关口排队,然后再乘船过海,从港口登陆宁市。听苏菲说,是因为港口离目的地比较近,且既然是去体验生活,那从出门的那一刻起,她就不再是大**了。

·

跟随地平线一起出现在视野中的,是浓郁绿色和连绵起伏的丘陵。正是下午两三点的光景,海面反射出坚硬的白光,回首处,模糊了轮廓的香港成为了一片海市蜃楼般的幻觉。

船抵了岸,过海关又是一阵忙乱。出了大厅,方家派的车子已经等候在此。这是一台其貌不扬的黑色轿车,唯一特别之处,就是车头昂立着一面红色旗帜的车标。

方家的女儿方随宁是此次接待她的队友,宁市本地人,现年十七,比商明宝年长一岁。在此之前,她们已经在香港上了半个多月丰富有趣的活动课,十分合得来。方随宁没能亲自来接,因为她今天上午有戏曲课。

车开上山,在游龙似的盘山公路上环了一圈又一圈,温热山风和一成不变的山景让人昏昏欲睡。

商明宝将脑袋搭在后座窗户玻璃上,半梦半醒间,听到苏菲似问似提点:“真是好远,已经一个小时了,还没有看到房子。”

司机愣了一下,反应很快,笑着回道:“实在太抱歉,我以为你们已经知道了,我们临时要先去山里接个人。”

苏菲原本有些不快,但一想到这是别人的车子、别人的司机,也只能不再开口。

商明宝听了两句对话,清醒了一些,旋开矿泉水瓶问:“接谁?他在山里干什么?迷路了吗?”

司机略思忖,不知是高明还是无意地只答了其中的一个问题:“这次大概是采标本。”

“这次?”商明宝喝着水,抿了抿湿润的嘴唇:“这么说,他经常来山里?”

“是这样。”

开红旗的司机有着一脉相传的分寸与守口如瓶,不该说的不说,不必要提的不提,他没有介绍这位要接的人是谁,与方家是什么关系。

大约是山里信号弱,过了几公里后,司机又打了两通电话询问方向。在看到系着黄色丝带的树枝时,他松了口气,对后座的两位客人说:“找到了。”

红旗车打上双闪缓缓降速,挡风玻璃的视野内,一枚硬币高高弹抛起,在绿影碧翠的空中翻了一番,落至半空时,被一只戴着黑色半指手套的手收入掌心。

听到车轮毂在水泥路面的摩擦声,戴着手套的人微微转过脸,眼眸轻掀。

他有一双狭长单薄的眼睛,开扇窄而深的双眼皮下,压着一道锐利淡漠的眼神。一件轻薄的黑色风壳冲锋衣被他穿得松垮而有型,拉到顶的领口下,堆叠的纯黑色魔术巾掩住了他小半张脸。

在他脚边,长有青苔的水泥路肩上,堆放着两摞用捆带扎紧的东西,上面各压有一面格子状的松木架。扔在另一旁的登山包则十分硕大,底部挂着一卷专业的防潮毯,顶舱则扣着一卷羽绒睡袋。

虽然不认识,但商明宝还是将后坐车门推开一丝缝隙,预备下车打招呼。司机忙道:“您不用下车,我去帮他,很快。”

过了会儿,透过掀开的后备箱,传来司机与他问好的声音。他应该也是宁市本地人,司机与他说粤语,问候好耐冇见,问他这趟顺不顺利。

他话很少,只言片语,对车上的两位外客不分一丝注意力。

司机帮他将背包和那两捆东西放上后备箱,总算汇报说:“车上两位是随宁的客人。”

他知道眼前这人厌烦交际,今天可巧车子周转不开,撞上了。

隔了一秒,对方淡声回复“知道了”,语气听不出究竟。

商明宝体会着司机的态度和措辞,判断这人应当是司机的平辈,也就是方随宁的长辈。难道……是方随宁的爸爸?

等那人落坐副驾驶,系安全带的空档,商明宝甜而礼貌地问候道:“叔叔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突然成了叔叔,向斐然的动作显而易见一顿。

司机口中憋住了一丝看好戏的笑,又在对方投过来的一瞥中识趣地闭上嘴。

商明宝没察觉到什么不对,继续自我介绍道:“我是方随宁的同学,叔叔可以叫我明宝。”

向斐然没有让别人尴尬的兴趣,既然只是一面之缘同乘之谊,他便没纠正,淡定异常地回复:“你好。”

“我来跟随宁一起过暑假,接下来半个月就要打扰叔叔了。”商明宝声音里保持着面对长辈的高昂情绪,将来龙去脉说清。

听着她一声接一声很脆的叔叔长叔叔短,向斐然掩在魔术巾下的唇角不免抬了一抬:“不打扰。”

司机侧过去一瞥。

不打扰?你对你表妹不是这么说的,依稀记得说的是……“别烦。”

车厢内安静非常,响起撕开手套魔术贴的声音。在他利落的动作中,商明宝找话题问:“叔叔在山里干什么呢?”

向斐然垂着眸,随口答:“采药。”

司机:“……”

商明宝信了,说:“哇。”

向斐然无声地笑了一笑,将手套塞进背包里。等他勾下魔术巾对司机说话时,商明宝终于看到了他清晰完整的侧脸。

他肤色太白了,白皙到不像是总跑山里采药的人。白皙到在黑色衣物之下,如浓墨泼玉。

这一闪而过的一瞥是如此短暂,远不及他的五官曲线清绝深刻。但商明宝在后座忽然坐得笔挺起来,仿佛有一根丝线牵紧了她身体里的神经。

长得跟方随宁不像呢……难道,不是爸爸,是叔叔?

她莫名地不再讲话,掏出游戏掌机,漫山遍野漫无目的地跑图。

车内陷入漫长的安静。过了好久,商明宝终于偷偷抬起视线,越过中控瞄了一眼。她只看到向斐然双臂环着,好像睡得很熟,渔夫帽下压,替他挡住了从挡风玻璃前倾泻下的日落余晖。

·

一个小时后,红旗轿车在一座山间院落前停下。

一座三层高的白色楼房呈“L”型坐落,有苏式建筑的韵味,但素净粉刷的外墙在风雨中已浸出了灰调。通往房子的步汀由青砖石铺就,两侧花草成团成簇,有的蓬勃,有的已然半死不活。

在院子一角,雕有花鸟虫鱼的灰岩影壁之下,一个朴拙的水缸自成池景生态,走近看,红黄锦鲤、睡莲与两只乌龟相处得十分和谐,水中挺着一丛叶似竹芋的白色小花。

任何房子在深水湾商宅前都会显得不够看,但这里生活气息浓郁,有一派沐于林风秋月的野趣,总算让商明宝的心情亮了一亮。

苏菲在司机和工人的帮助下搬运行李,车内一时间只剩下单独的两人。商明宝吃不准是否要跟前座长辈道别,因为对方呼吸平稳清浅,仿佛还在睡。

隔了两秒,苏菲喊她的声音穿透车窗,商明宝如梦初醒,赶忙推开门下车。

直到人走远了,车内的向斐然才抓下渔夫帽,掀开眼眸。

司机目睹了全程,想笑,但不敢。他深知这位少爷厌烦人事的德行,只不过他没想到,他连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也要躲。

向斐然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,面无表情乜他一眼,叮嘱道:“把标本放到观察室,晚饭不必叫我。”

司机问:“你不先看看爷爷?”

向斐然单肩挂起双肩包,户外靴踏上地面:“告诉他我回来了,晚点再去看他。”

在三层小洋楼的一侧,有一行呈一字形排开的平房,一眼望去也许有三四间。门廊下的橡木色木地板被佣人打扫得十分干净,反射着日暮下最后一束旖旎的橙色光。向斐然掏出钥匙拧开其中一扇,进去后,十分自然地反锁上。

这是一间二十平出头的房间,目之所及都是摞得高高低低的书。正中的一张书桌十分宽长,分别放着电脑、写字台及一个桌式画架,架子上夹着一张画了一半的素描纸,周围则四散着颜料管、针管笔、彩铅及墨水。

向斐然扔下背包,在电脑上插上读卡器导照片。反手脱下风壳时,连带着底下的黑色T恤也被卷起,露出了肌理明晰的一截腰腹。

raw格式文件巨大,又是上千张图,导入十分缓慢。他在办公椅上坐了一会儿,走到靠近后山的窗边,将玻璃推开一道窄缝,滑动砂轮点起了烟。

他抽烟一事,家里佣人人尽皆知,却没人敢越俎代庖告诉他爷爷向联乔。在向联乔面前,他还是话少而乖、温文尔雅的十佳青年。

与山脚连接的拐弯处人迹罕至,传来几个家政工人低语。

“听说是香港来的千金**。”

“随宁的朋友,哪儿冒出来的?以前怎么没听她提起过?”

“你不知道吧,跟来的那个是她管家,交代了好多事呢,不能这不能那的。”

“听说是那儿有毛病。”当中一个阿姨压了更低的声音,手指在心脏处指了指。

向斐然看不见她的动作,因此并不知道那儿是哪儿,只听到另一人抬高音量,惊异而唏嘘:“真的?哎哟,那真是挺可怜的……”

他吁出一口烟,眯了眯眼,懒得出声,夹烟的那只手在窗台上轻点了点。烟草味和这漫不经心的动静一并飘了出来,几个工人脸色一变,匆忙地噤声了。

小说《明宝斐然》 第三章 试读结束。